您现在的位置:国新资讯网 > 国内视点 > 正文

竞拍土地惹出麻烦 仲裁两年毫无结果 西安榆林两家公司在榆林发展被坑惨!

来源:互联网| 2017-12-28 16:25:50

对于地产开发商来说,参与土地招拍挂本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然而,近日曾在榆林一家公司任职的老总却向记者反映曾任职公司与西安一家公司合作,在4年前参与榆林市国土资源局两宗土地挂牌出让竞买后遭遇了一系列“怪”事。接连出现的怪事,让原本平常的事情变得十分诡异。

投诉:土地竞买成了一场噩梦

仲裁维权遥遥无期

“本来公司不让说,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是我离职了,我愿意承担此后的一切,跟公司无关,我想让问题根本解决并要回公司这些年欠我的薪酬,我只能一搏,人生能有几回搏么?我为老板感到悲哀,他没有我这个精气神儿!”12月22日,冬至节的前一天,曾在榆林市朗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副总的屈先生向本报记者反映,2013年他们公司协同西安中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榆林市搞房地产开发时,参与了“榆林市榆阳区四级梁保障性住房项目的土地挂牌”竞买活动。同年的8月21日,在按照要求缴纳了5000万元的竞买保证金后,中登地产公司获得了竞买资格。

“参加竞买的只有两家公司,一家是榆林文昌公司一家是西安中登公司,文昌公司报价在先中登公司报价在后,按规定中登公司的报价高于文昌公司的报价。2013年8月23日,我们按照规定时间到达竞拍现场等待挂牌结果并准备竞拍,直到下午6时未见挂牌结果的宣布也未见竞拍程序的启动。下午6时过后榆林市国土资源局有人来说:下班了,今天挂牌因故延期你们先回去休息,明天随时等待通知。24日早8时至下午6时、25日早8时至下午6时我们一直焦急的等待在榆林市土地交易大厅,但始终没有等到消息”。屈先生说,3天后的8月26日,在他们的再三质问下,市国土局仅书面告知他们“挂牌截止时间因故延期,具体时间另行通知。”原定的挂牌截止时间2013年8月23日下午4时就这样被无故随意延期。

“我们等了将近1年时间,市国土局一直不给一个明确的答复。2014年8月底,实在等不到消息了,由于牵扯前期缴纳的5000万元竞买保证金,我们就长期蹲守在市国土局,要求对方解决长期滞押保证金的问题,但是人家不退钱、不供地、不赔偿损失、不解释,一直给我们押着。这期间我们也曾多次找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榆林市政府,要求尽快解决问题,直到2015年3月31日市国土局将原来的土地挂牌价33.5万元/亩上调到85.3万元/亩并要求我方继续竞买,我方未能同意。当初地价33.5万元/亩时房价限定为3800元/平方米,而地价上调到85.3万元/亩时房价仍然限定为3800元/平方米,真不知道原来的地价、房价是怎么定的?之后市国土局终止了挂牌,直到2015年6月24日才同意把竞买保证金退还给我们,但是给我们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屈先生说,市国土局始终没有告知我们挂牌“延期”的原因和土地“涨价”的原因,将我们和合作伙伴拖入了破产的边缘。

“5000万元被滞押近两年之久,项目挂而不拍打乱了我们的资金布局,使我们的财务成本陡然增高,5000万元每天的利息都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还有项目组的其它支出。无奈,我们只能从银行和民间融资。他们无故延期并长期滞押5000万元竞买保证金,严重伤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为了追回损失,我们就向榆林仲裁委员会申请了仲裁,但是又2年多时间了,仲裁却一直没有结果。屈先生说,2015年6月3日,合作伙伴中登地产公司就以债权转让的方式将本次土地挂牌竞买所涉债权转让给我们公司,由我们公司向市国土局索赔。随后的7月24日,我们朗阁地产公司与市国土局达成了仲裁协议。7月31日,我们就向榆林仲裁委递交了仲裁申请书。2015年12月29日,仲裁委开庭后,一直就没有了下文。

\

“仲裁有期限呢,仲裁庭审理案件的期限是4个月,现在都2年多了,没有结果,在我们之前之后立案、审理的案子都裁了,唯独我们的没有裁。特别是大洋地产公司的案子,和我们一样同为与市国土局的纠纷,在我们之后立案、开庭却早已作出裁决。我们的人无数次的往仲裁委跑,过一年半载叫你补这个、再过几个月叫你补那个,既不书面通知也不规定时限,开了专家会还要再开专家会,但又迟迟不开,朗阁地产公司曾多次向仲裁委、仲裁庭成员发出质询书但均未得到回应。两年多了啥结果没出来,要等到啥时候?又到年底了,要账的人能逼死人!有些事很灵异,好像总有一只无影的大手操控着一切。老板对此一筹莫展,投诉仲裁委?岂不是运动员冲撞裁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首鼠两端。为此我已离开了公司,之所以向媒体揭露这件事,是为了恳求媒体的帮助,希望你们帮帮公司、帮帮那些领不到薪酬的员工。”屈先生表示,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等来仲裁结果。

调查:国土局不愿明说

仲裁委大喊冤枉

带着反映情况,记者12月23日在正常上班期间来到榆林市国土资源局了解情况,该局办公室值班人员称,领导都不在。通过多方联系,国土资源局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领导在电话中说:“四级梁土地挂牌一事,我知道大概情况。当年只有两家公司竞拍。一家是西安的中登公司,另一家是榆林的文昌公司。两家公司当时都入围了。最后一直拖着没有竞拍的原因不能细说。我们在2015年又恢复挂牌了,但是两家公司都不同意恢复挂牌要约条件,所以我们最后就终止了两宗地的挂牌出让。然后就给他们退了保证金。”该领导在电话中表示,“时间过去都4年了,有些细节想不起来了,但是,我知道现在还有一家公司让我们赔偿损失,现在还在仲裁中。”

\

随后,记者又来到榆林仲裁委了解情况,面对记者的采访,仲裁委主任苗保柱说:“仲裁期限确实有,是4个月时间。但是,我们是为他们着想,仲裁结果出不来,主要是对方提供的材料有问题。缺少一个章子。中登公司的章子,没有盖在中登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上,仲裁委弄不清楚现在的朗阁公司和西安中登公司是啥关系,是授权关系还是委托关系?对方提出的仲裁要求,我们还请了省上的三位专家进行了论证。论证会都开了,现在没结果就是因为对方当年提供的材料不全。我们为他们好还有错?”从榆林仲裁委记者了解到,2015年12月29日开庭后,针对朗阁地产公司的仲裁请求,仲裁委于2016年3月召开了专家论证会。而论证的内容和细节,该苗主任表示,“是保密材料,不能公开。”

在记者离开仲裁委时,该苗主任说:“专家论证的意见和结论,我们也不一定采纳。对方现在把章子补齐了,盖上了。我们打算2018年的元月份再开一次庭,到时候可能就有结果了。”

“当事人等了2年多,手续都齐了,为啥现在不开庭,还要等到明年元月份?”在记者的追问下,该苗主任没有回答。

“从2013年7月到现在,已长达4年之久,我们实在是等不起了,也拖不起了。现在利息就3000多万还不止,还别说其他损失了。专家论证的结论我见过,今年夏天仲裁委叫我们补证时在证据袋里看到的,人家专家一致同意我们的仲裁诉求。他们现在是不敢公开这事。所以就一拖再拖。论证也搞过1年多了、仲裁委要求的材料也齐了,还是再三拖延,这分明是要拖死我们这个民营企业”。朗阁地产公司的杨总一再对记者说,现在的每一天,他们都在煎熬中度过。面对这么漫长的仲裁申诉,他们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在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杨总两眼充满着泪花露出无助的表情,一直在无奈的摇着头“道德、法律、面子把我们束缚的太死,本想尽快处理掉这些烂事,跟着习主席、党中央给的好政策东山再起,再干一番事业,唉,看到阳光真难……”。

律师意见:通过招标、拍卖或者挂牌出让方式设立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土地招拍挂,目前除了物权法、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相关法律的原则性规定外,实务操作中主要依据的是国土资源部第39号令《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规定》。根据招拍挂规定,出让公告中应当包含挂牌期限等内容,并且应在挂牌开始日前

20日公开发布。在挂牌期限内如果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竞买人报价的,则出价最高者为竞得人。如再无人竞价即不转入拍卖程序,应成交。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是代表国家行使土地出让方面的管理职权,而竞买人是基于政府的公信力和依法行政的原则,对出让公告充分信赖并参与竞买。如最终非因竞买人原因致未能成交,则相关法律后果应由出让人依法予以承担。由此引发的争议,双方可以达成仲裁协议通过仲裁进行解决。而实务中,当事人之所以选择通过仲裁解决争议,大多是考虑到仲裁一裁终局制度的及时性。所以仲裁委作为独立行使仲裁权的裁审机构,对案件的裁审程序应严格依据仲裁法及仲裁规则规定的程序进行,如果仲裁法、仲裁规则中没有相关规定的,则应适用民事诉讼法、民诉法司法解释及相关法律的规定。如当事人申请补充提交证据的,仲裁委应当指定举证期限,逾期不补充提供证据的,则应当按照已提交证据依法及时作出裁决,以确保仲裁的效率性。

~对于地产开发商来说,参与土地招拍挂本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然而,近日曾在榆林一家公司任职的老总却向记者反映曾任职公司与西安一家公司合作,在4年前参与榆林市国土资源局两宗土地挂牌出让竞买后遭遇了一系列“怪”事。接连出现的怪事,让原本平常的事情变得十分诡异。

投诉:土地竞买成了一场噩梦

仲裁维权遥遥无期

“本来公司不让说,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是我离职了,我愿意承担此后的一切,跟公司无关,我想让问题根本解决并要回公司这些年欠我的薪酬,我只能一搏,人生能有几回搏么?我为老板感到悲哀,他没有我这个精气神儿!”12月22日,冬至节的前一天,曾在榆林市朗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副总的屈先生向本报记者反映,2013年他们公司协同西安中登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榆林市搞房地产开发时,参与了“榆林市榆阳区四级梁保障性住房项目的土地挂牌”竞买活动。同年的8月21日,在按照要求缴纳了5000万元的竞买保证金后,中登地产公司获得了竞买资格。

“参加竞买的只有两家公司,一家是榆林文昌公司一家是西安中登公司,文昌公司报价在先中登公司报价在后,按规定中登公司的报价高于文昌公司的报价。2013年8月23日,我们按照规定时间到达竞拍现场等待挂牌结果并准备竞拍,直到下午6时未见挂牌结果的宣布也未见竞拍程序的启动。下午6时过后榆林市国土资源局有人来说:下班了,今天挂牌因故延期你们先回去休息,明天随时等待通知。24日早8时至下午6时、25日早8时至下午6时我们一直焦急的等待在榆林市土地交易大厅,但始终没有等到消息”。屈先生说,3天后的8月26日,在他们的再三质问下,市国土局仅书面告知他们“挂牌截止时间因故延期,具体时间另行通知。”原定的挂牌截止时间2013年8月23日下午4时就这样被无故随意延期。

“我们等了将近1年时间,市国土局一直不给一个明确的答复。2014年8月底,实在等不到消息了,由于牵扯前期缴纳的5000万元竞买保证金,我们就长期蹲守在市国土局,要求对方解决长期滞押保证金的问题,但是人家不退钱、不供地、不赔偿损失、不解释,一直给我们押着。这期间我们也曾多次找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榆林市政府,要求尽快解决问题,直到2015年3月31日市国土局将原来的土地挂牌价33.5万元/亩上调到85.3万元/亩并要求我方继续竞买,我方未能同意。当初地价33.5万元/亩时房价限定为3800元/平方米,而地价上调到85.3万元/亩时房价仍然限定为3800元/平方米,真不知道原来的地价、房价是怎么定的?之后市国土局终止了挂牌,直到2015年6月24日才同意把竞买保证金退还给我们,但是给我们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屈先生说,市国土局始终没有告知我们挂牌“延期”的原因和土地“涨价”的原因,将我们和合作伙伴拖入了破产的边缘。

“5000万元被滞押近两年之久,项目挂而不拍打乱了我们的资金布局,使我们的财务成本陡然增高,5000万元每天的利息都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还有项目组的其它支出。无奈,我们只能从银行和民间融资。他们无故延期并长期滞押5000万元竞买保证金,严重伤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为了追回损失,我们就向榆林仲裁委员会申请了仲裁,但是又2年多时间了,仲裁却一直没有结果。屈先生说,2015年6月3日,合作伙伴中登地产公司就以债权转让的方式将本次土地挂牌竞买所涉债权转让给我们公司,由我们公司向市国土局索赔。随后的7月24日,我们朗阁地产公司与市国土局达成了仲裁协议。7月31日,我们就向榆林仲裁委递交了仲裁申请书。2015年12月29日,仲裁委开庭后,一直就没有了下文。

“仲裁有期限呢,仲裁庭审理案件的期限是4个月,现在都2年多了,没有结果,在我们之前之后立案、审理的案子都裁了,唯独我们的没有裁。特别是大洋地产公司的案子,和我们一样同为与市国土局的纠纷,在我们之后立案、开庭却早已作出裁决。我们的人无数次的往仲裁委跑,过一年半载叫你补这个、再过几个月叫你补那个,既不书面通知也不规定时限,开了专家会还要再开专家会,但又迟迟不开,朗阁地产公司曾多次向仲裁委、仲裁庭成员发出质询书但均未得到回应。两年多了啥结果没出来,要等到啥时候?又到年底了,要账的人能逼死人!有些事很灵异,好像总有一只无影的大手操控着一切。老板对此一筹莫展,投诉仲裁委?岂不是运动员冲撞裁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首鼠两端。为此我已离开了公司,之所以向媒体揭露这件事,是为了恳求媒体的帮助,希望你们帮帮公司、帮帮那些领不到薪酬的员工。”屈先生表示,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等来仲裁结果。

调查:国土局不愿明说

仲裁委大喊冤枉

带着反映情况,记者12月23日在正常上班期间来到榆林市国土资源局了解情况,该局办公室值班人员称,领导都不在。通过多方联系,国土资源局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领导在电话中说:“四级梁土地挂牌一事,我知道大概情况。当年只有两家公司竞拍。一家是西安的中登公司,另一家是榆林的文昌公司。两家公司当时都入围了。最后一直拖着没有竞拍的原因不能细说。我们在2015年又恢复挂牌了,但是两家公司都不同意恢复挂牌要约条件,所以我们最后就终止了两宗地的挂牌出让。然后就给他们退了保证金。”该领导在电话中表示,“时间过去都4年了,有些细节想不起来了,但是,我知道现在还有一家公司让我们赔偿损失,现在还在仲裁中。”

随后,记者又来到榆林仲裁委了解情况,面对记者的采访,仲裁委主任苗保柱说:“仲裁期限确实有,是4个月时间。但是,我们是为他们着想,仲裁结果出不来,主要是对方提供的材料有问题。缺少一个章子。中登公司的章子,没有盖在中登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上,仲裁委弄不清楚现在的朗阁公司和西安中登公司是啥关系,是授权关系还是委托关系?对方提出的仲裁要求,我们还请了省上的三位专家进行了论证。论证会都开了,现在没结果就是因为对方当年提供的材料不全。我们为他们好还有错?”从榆林仲裁委记者了解到,2015年12月29日开庭后,针对朗阁地产公司的仲裁请求,仲裁委于2016年3月召开了专家论证会。而论证的内容和细节,该苗主任表示,“是保密材料,不能公开。”

在记者离开仲裁委时,该苗主任说:“专家论证的意见和结论,我们也不一定采纳。对方现在把章子补齐了,盖上了。我们打算2018年的元月份再开一次庭,到时候可能就有结果了。”

“当事人等了2年多,手续都齐了,为啥现在不开庭,还要等到明年元月份?”在记者的追问下,该苗主任没有回答。

“从2013年7月到现在,已长达4年之久,我们实在是等不起了,也拖不起了。现在利息就3000多万还不止,还别说其他损失了。专家论证的结论我见过,今年夏天仲裁委叫我们补证时在证据袋里看到的,人家专家一致同意我们的仲裁诉求。他们现在是不敢公开这事。所以就一拖再拖。论证也搞过1年多了、仲裁委要求的材料也齐了,还是再三拖延,这分明是要拖死我们这个民营企业”。朗阁地产公司的杨总一再对记者说,现在的每一天,他们都在煎熬中度过。面对这么漫长的仲裁申诉,他们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在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杨总两眼充满着泪花露出无助的表情,一直在无奈的摇着头“道德、法律、面子把我们束缚的太死,本想尽快处理掉这些烂事,跟着习主席、党中央给的好政策东山再起,再干一番事业,唉,看到阳光真难……”。

律师意见:通过招标、拍卖或者挂牌出让方式设立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土地招拍挂,目前除了物权法、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相关法律的原则性规定外,实务操作中主要依据的是国土资源部第39号令《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规定》。根据招拍挂规定,出让公告中应当包含挂牌期限等内容,并且应在挂牌开始日前

20日公开发布。在挂牌期限内如果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竞买人报价的,则出价最高者为竞得人。如再无人竞价即不转入拍卖程序,应成交。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是代表国家行使土地出让方面的管理职权,而竞买人是基于政府的公信力和依法行政的原则,对出让公告充分信赖并参与竞买。如最终非因竞买人原因致未能成交,则相关法律后果应由出让人依法予以承担。由此引发的争议,双方可以达成仲裁协议通过仲裁进行解决。而实务中,当事人之所以选择通过仲裁解决争议,大多是考虑到仲裁一裁终局制度的及时性。所以仲裁委作为独立行使仲裁权的裁审机构,对案件的裁审程序应严格依据仲裁法及仲裁规则规定的程序进行,如果仲裁法、仲裁规则中没有相关规定的,则应适用民事诉讼法、民诉法司法解释及相关法律的规定。如当事人申请补充提交证据的,仲裁委应当指定举证期限,逾期不补充提供证据的,则应当按照已提交证据依法及时作出裁决,以确保仲裁的效率性。

來源:https://www.jianshu.com/p/f746168bbcb1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